<em id="mbjfyn892"><legend id="xzroum710"></legend></em><th id="irjxqs021"></th><font id="syxxqa502"></font>

          <optgroup id="luffcj729"><blockquote id="ddtrct542"><code id="qghpmi545"></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fnfwrn175"></span><span id="echakl564"></span><code id="blcmsx648"></code>
                    • <kbd id="mngmkj256"><ol id="dgaaom366"></ol><button id="qrltut886"></button><legend id="nrgrcy782"></legend></kbd>
                    • <sub id="xlndee123"><dl id="ugbwlb809"><u id="zzabky001"></u></dl><strong id="zncpbf296"></strong></sub>
                      鬼大爷故事

                      长篇鬼故事-88必发官网电脑版

                      长篇鬼故事频道发布最新恐怖长篇鬼故事大全,长篇恐怖小说,好看的长篇真实鬼故事小说,长篇真实故事给你带来心灵上的震撼!

                      石缝藏谜

                      风,凄厉地吼叫着,呼啸而至。它不停疯狂卷起散落一地的萎黄落叶,然后打着奇诡的漩涡往那不知名的远方,渐行渐远。九十年代初,某偏远省份一个僻静的小村庄。“你等等我啊,刚哥,你等等我!”村头的大槐树下响起了一个脆如画眉鸟般的娇憨声音。 更多 >>

                      一个老猎人的诡异经历

                      在我的家乡,猎人这个职业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才消失,我小时候还能常常在集市上遇见扛着土枪售卖野兔野鸡之类野物的猎人。现在国家管得很严,农村的土枪猎枪早就被收缴完了。谁要是偷偷打猎被林业派出所逮住,那是要坐牢的。所以猎人这个词,在我的家乡已经是往事了。 更多 >>

                      挖通地狱的挖掘机

                      随着城市化建设和改造的进行,我们总能在城市间大大小小的工地上看到挖掘机在作业,我不知道各位读者在看到工地上,声音轰轰隆隆,履带板吱吱作响的挖掘机有什么感觉……在我看来之会想到,四个字“自掘坟墓”一座冰冷的坟墓直通地狱的深处……是一台挖通地狱的挖掘机。 更多 >>

                      老宅惊魂

                      苏安妮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女作家,然而,最近一段时间她的写作却陷入了瓶颈期,为了能够创作出一部令人满意的作品,她准备离开喧嚣的城市,去宁静的村庄静下心来写作。不久之后,她便在地处偏僻的回龙村租下了一栋荒废已久的老宅。回龙村是位于沿海的一座美丽小村,这儿的村民世代信奉神龙,还在村子里建了座神龙庙。传说这儿的港湾曾经有龙出没,而村民相信龙还会回到这儿来,便将这儿叫做回龙村。回龙村的村民常年都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不与外界有过多的来往,村子里甚至没有通讯信号,打电话还得去村头小卖铺那儿用公共电话。 更多 >>

                      黄秀才魂魄奇遇记

                      有一书生,秉性正直,疾恶如仇;文才锦绣,才高八斗,不会曲委,多次参考,都是龙榜无名。一天,在友人家喝了酒,大醉回家,半途摔倒后沉昏不醒,被家人抬回后躺在床上,只是迷睡.书生一跤跌倒,觉得自己变作了一块石头,接着被人搬起。听得有人说:“我找到了一块上等好玉!”有十好几人上来围观,众人七嘴八舌都说:“果然好玉!”那个搬他的壮汉,把他用一块黄布包裹好,放进一个袋囊中,背在身上摇摇晃晃地走了。书生大声喊:“这是哪儿,你们想干什么?我是黄秀才!”他急暴地狂叫着,别人却无动于衷。 更多 >>

                      黑色的棺材

                      深夜,我独自在实验室里忙碌着,对于大脑的研究,我总是那么的痴迷,甚至忘掉了时间,忘掉了家人,它就像毒品一样的让我无法自拔。有人说,光是在那堆满着各种人脑和动物大脑的实验室里,就能感觉到一股摄人的气息,更别说大晚上的,那种恐怖而又恐惧的气息,想想都让人感到害怕。 更多 >>

                      惊悚故事:雨夜惊魂

                      午夜时分,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一辆轿车缓缓的到达高速出口,准备缴费。“人呢?怎么没有人呢?”副驾驶的小雅一脸惊恐的问着。 更多 >>

                      庄园奇遇

                      从东京出发,途经御殿场,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约莫二个小时的车程,就能看到富士山顶那皑皑白雪。在阳光照射下,像一顶闪闪发光的冰冠,其形状上小下大,犹如张开倒置的玉扇。因有“白扇倒悬东海天”和“青空一朵玉芙莲”之称,所以被视为东亚少有的奇观。也成为日本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更多 >>

                      听爷爷跑马的故事

                      这是可以说是很久以前的发生的事了,那时候我的爷爷还是一个十七八来岁的小青年!那时候正值民国时期,军阀混战!民不聊生!那时候的人,生存极其不容易,但凡有一点点的活路,不论是什么,都会去做!而我要说的,正是我的爷爷在这跑马生涯中,发生的一件,颇为“有趣”的故事。我的爷爷的父亲,也就是我太爷爷,赖以为生的,正是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催生的一种职业,跑马!跑马,就是将某些地区的价格相对较低特产收购起来,然后运往一些有需要,价格又较高的地方出售掉,以赚取差价的一种职业。而根据收货,出货的地方的不同,又有不同的名称!往返于 更多 >>

                      冰裂

                      篝火渐弱的烟色中,已能看清东方天边一道雾蒙蒙的白光。蓝飞把收拾妥当的装备全部收回行囊,朝地上还发愣的潘文廷示意:“走吧?” “走?……还往哪走?”虽然刚刚睡醒,但潘文廷的目光中都是疲惫,想也难怪,让潘文廷这种常年只在大学里教书的理科教师,接连十天行走在昆仑山腹地深处,他的耐力和体力早已经到了极限。 更多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