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mbjfyn892"><legend id="xzroum710"></legend></em><th id="irjxqs021"></th><font id="syxxqa502"></font>

          <optgroup id="luffcj729"><blockquote id="ddtrct542"><code id="qghpmi545"></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fnfwrn175"></span><span id="echakl564"></span><code id="blcmsx648"></code>
                    • <kbd id="mngmkj256"><ol id="dgaaom366"></ol><button id="qrltut886"></button><legend id="nrgrcy782"></legend></kbd>
                    • <sub id="xlndee123"><dl id="ugbwlb809"><u id="zzabky001"></u></dl><strong id="zncpbf296"></strong></sub>

                      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home - 88必发电脑版 > 短篇鬼故事 >

                      亡命野狐岭-88必发官网电脑版

                      来源:88必发官网电脑版(www.guidaye.com) 作者:哈喽小猴 发表时间:2018-09-18

                          血色月亮
                          “公元1211年,成吉思汗统帅铁骑十万和大金四十万军队决战于野狐岭。金军大败,数十万众被蒙古军屠戮殆尽。经此一战,金朝元气大伤,二十年后终被蒙古所灭。这野狐岭见证了王朝兴替、成王败寇,到现在就只剩下了寒风枯草。”李野站在悬崖边,眯着眼睛。他身后站着三个人:一个中年汉子,四十来岁,扇子面身段,浑身肌肉,里外透着精明强干;旁边是个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小个子,瘦得皮包骨头,一脸蜡黄,可是一双贼眼滴溜乱转,一看就绝非善类;地上坐着的是位闭目养神的老者,三绺银髯随风飘摆,有几丝仙风道骨,让人不敢小觑。
                          四个人出现在野狐岭,正是要盗这金国末代通夭巫完颜阿海的大墓。
                          四个人围坐在篝火旁,除了那位老者,其余三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地上的一块兽皮。在这辨不出颜色的皮子上,除了标明的山川、道路外,还有一个晦涩难懂的怪符。
                          黄脸病秧子抬头看了眼老者,说:“徐老道,进这墓是要上‘天宫’还是要下‘森罗殿’?到现在我们连墓道口在哪儿都不知道,只是在这里等等等,什么时候是个头?”
                          “猴子,你着什么急,跟着老神仙还能吃亏走空?看来今晚就要动手了。”黑睑大汉揶揄了小个子两句,却也把目光放到了老者身上。
                          老头嘴角轻轻地抽动了一下,紧接着眼睛突然睁了开来。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其中一只眼睛黑洞洞的空无一物,而另一只则烁烁放着寒光:“猴爷,这几天可不白等。没有那东西指路,就是天王老子也难进大墓。三爷和你求的是发财,这小秀才是想扬名,我这老瞎子不过是苟延残喘,混口饭吃。话说这女真兴盛于关外白山黑水间,可灭辽丧宋,统治中原北地也有百余年了。这完颜阿海作为末代通天巫,道行非是常人所能及的。野狐岭金军崩溃,他没有同败军撤退,而是留在了这里,用性命下了一道诅咒。”
                          “诅咒,什么诅咒?”猴子眼珠滴溜溜乱转,打断了徐老道的话。
                          “四十年前,我和一帮摸金老客在长白山盗一座金国古墓的时候听其中一个人讲过,只是那次我们都中了招。其他的都把命折在了墓里,叫墓狗子给舔了。我侥幸捡了一条命,却落了个眼瞎,逃出去之前歪打正着地从那个老客身上摸到了这张图。”
                          “墓狗子是什么东西?”李野好奇心顿起。
                          三爷大手一挥:“好了,好了,今晚做的是玩命的勾当,要是明天能活着走出来,再让徐道爷给你讲个够。”
                          猴子对着李野一阵怪笑:“要是真碰到了墓狗子,你就求求我,让我给你来个痛快。”
                          还不待李野回话,只听徐老道惊呼一声: “果真来了!”
                          众人抬头一看,不由得心中大惊——在不远处的山崖之间,不知什么时候,升起了一弯鲜红的月亮。
                          福祸相倚
                          徐老道猛地站起身,指着山崖对三爷说:“快打桩,放线吊金灯。一定要快!”
                          三爷听完冲猴子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心照不宣,手脚麻利,不一会儿就将一根粗绳牢牢地拴在了新打的桩上,另一边则扔到了山崖之下。
                          李野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心里不禁暗叹这两个人麻利的手脚。
                          徐老道说: “这几天等的就是这血月。我们顺着绳子下去,我在前,三爷殿后。”
                          三个人弄不清老道的意图,但也紧随着徐老道鱼贯而下。
                          夜风吹得紧,四个人在半空乱打秋千。还是猴子眼尖,对着脚底下的徐老道说:“道爷,我看这崖底绿光乱晃,看来野狼、狐狸不下十几只,这要是一不留神……”猴子还没说完就感觉肩膀一沉,好像被上面的人踩了一脚,气得大骂,“李野你看着点儿,踩到我了!”
                          上面很远的地方传来李野的声音:“我哪有踩你?”
                          猴子愣了一下,猛地抬头向上看,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队伍中间多了一个黑糊糊的影子。
                          猴子大叫:“有鬼!”
                          这时绳子突然一晃,最上面的三爷喊了一声: “不好,上面有人在割绳子!”
                          话音未落,几个人自由落体向崖底跌落,“砰”地重重摔在了一个物件上。这一下摔得他们七荤八素,差点儿吐血。
                          李野睁开眼睛看看四周,原来四个人都掉在了山崖石缝中生长出的一棵佛掌松上。清醒了片刻,几个人都暗叫命大,再四处看看,哪还有刚才那个黑影。
                          看着崖顶放着的气死风灯已经被弄灭,四个人心里都清楚,此次盗墓不会太平。
                          徐道爷看着挂在天边的血月,紧皱的眉头忽然舒展开来,连说: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咱们还真是歪打正着了!”
                          三爷揉着脑袋对徐老道说:“道爷,您是说……”
                          徐老道指着巨松生长出的崖壁,三个人顺着看去。只见松树在月光的映射下,在光滑的崖壁上投射出一个巨大的影子,而这影子竟然和那兽皮上出现的怪异符号一般不二。
                          众人一阵大喜。猴子赶忙将一个黑色的小盒安装在石壁上,示意其余三个人后撤,然后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按钮。
                          四个人捂着耳朵赶忙蹲下,一声闷响,飞溅的石坟迸了几个人一身。
                          四个人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碎石杂土,望着崖壁上豁然出现的黑洞,心中不由得感到紧张而兴奋。
                          猴子最是性急,翻身就要进洞,却被徐道爷一把拉住。不明就里的猴子刚要变脸发作,只听凑近洞口往里看去的三爷回头说: “徐道爷刚才救了你一命,你要跳进去死在哪儿都不知道。”
                          三爷说完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往里一扔,许久都听不见叵声。众人才明白这是个洞中洞,在通往墓室的水平洞口之下还有一个垂直的暗洞。倒斗的人都是在夜里做活,稍有不慎盲目进洧便会摔成齑粉。
                          猴子脸一变,赶紧谢过徐老道。
                          徐老道也不答话,径直走到洞口往里看了看。接着,他从百宝囊中取出一炷檀香点燃,小心地递入。
                          无风的洞口,半根手指粗细的香就像是被一只大手捏住,瞬间灭了。几个人互相看看,都没说话,心里暗道此墓非比寻常,进墓之后更要多加小心。
                          固定好干金绳、挂好百炼锁,四个人依次荡进水平的墓道。
                          三爷打开手电筒,发现里面的墓道笔直,四周墙面都是用巨大的条石砌成,上面的花纹精致细腻。这盗墓老手心中不由地感到疑惑:金军野狐岭一战溃不成军,通天巫完颜阿海如果是临时决定葬身于此,又怎么能有时间和精力修建如此大墓?难不成他早有打算,或者这座墓埋葬的根本就不是完颜阿海?后面的李野一拍他,示意他跟着徐老道和猴子前进。他这才又稳了稳心神,往里走去。
                          走了几分钟,一扇汉白玉石门拦住了几个人的去路。几个人看着墓门上的浮雕,心里又是一惊。
                          石门上雕刻着四个真人大小并排站立的武士,一身甲胄威风凛凛,可是往肩头看去,却都齐刷刷的没有头颅。而在它们手上平托的正是自己的脑袋,那四张脸并没有显出狰狞的面孔,反倒是一脸诡异的怪笑,正盯着眼前的几个盗墓贼。
                          这古怪的雕刻技术太过逼真,以至于让人产生了一种错觉,真真地感觉到他们的眼睛此时此刻正在眨动。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文章标题:亡命野狐岭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dp/52293.html
                      上一篇:诡异的兼职    下一篇:短小鬼故事5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