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mbjfyn892"><legend id="xzroum710"></legend></em><th id="irjxqs021"></th><font id="syxxqa502"></font>

          <optgroup id="luffcj729"><blockquote id="ddtrct542"><code id="qghpmi545"></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fnfwrn175"></span><span id="echakl564"></span><code id="blcmsx648"></code>
                    • <kbd id="mngmkj256"><ol id="dgaaom366"></ol><button id="qrltut886"></button><legend id="nrgrcy782"></legend></kbd>
                    • <sub id="xlndee123"><dl id="ugbwlb809"><u id="zzabky001"></u></dl><strong id="zncpbf296"></strong></sub>

                      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home - 88必发电脑版 > 短篇鬼故事 >

                      被偷走的脑洞-88必发官网电脑版

                      来源:88必发官网电脑版(www.guidaye.com) 作者:贺兰邪 发表时间:2018-10-28

                          “那个人,又来了!”安阳的声音从手机传来时,我的心咯噔一下,坠入万丈深渊。
                          安阳追问:“你在笔记本上写的那个故事,是不是叫《自杀前一夜》?”
                          我忙拿起床头柜上放着的记录小说灵感的日记本,翻到三天前,我写下的那篇日记,标题赫然是——“自杀前一夜”!
                          “八月二十八日。”异口同声地说出这个数字时,我头皮发麻,浑身冰凉。
                          我写下这篇日记的时间为八月二十八日,而对方提交稿子的时间也是八月二十八日。
                          安阳有些抱歉地说:“贺雍,我为之前所说的话道歉,我现在相信你没有抄袭……”
                          我苦涩一笑,看着镜子里失魂落魄的自己。
                          我叫贺雍,今年二十六岁,三年前开始从事全职写作。就在半个月前,我的编辑安阳找上门来,义正辞严地告诉我:“贺雍,我不能再包庇你抄袭了!”
                          听见“抄袭”这两个字,我拍案而起:“王八蛋才抄袭!”
                          安阳将他整理好的一堆文件,扔在我面前,“从六月份你的第一篇稿子,到七月的稿子都在这里。第一篇稿子我就看出你抄袭无名氏,念在你是初犯的分儿上,没有报告给主编。但是,这对别人来说,不公平!”
                          我对比了我和无名氏的这四篇稿子,除却标题和人物名字不同,其他的几乎一模一样!
                          “这个人简直就是不要脸地照搬!”我将文件推向安阳,怒不可遏地吼道,“你应该马上去处罚他,而不是来质问我!”安阳指了指文件上的日期:“你看清楚,他的每一篇稿子提交的时间都比你早两天!”
                          瞬间,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成了自己最为唾弃的抄袭者?你相信吗,这个世界上有人会偷走你脑子里的灵感,写成一篇篇小说,以他的名义发表,侵占原本属于你的东西。也许你不会相信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可是现在它确确实实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将这个事情告诉安阳的时候,他就像是看精神病一样看着我,“贺雍,你是不是脑子写出毛病了?”
                          “这样吧,如果你实在不相信我,可以来我家住几天,我当着你的面写一篇稿子,看看那个可恶的家伙还会不会偷走。”
                          与安阳告别后,我走在大街上,一遍遍回忆着这些天来发生的诡异事情。我总感觉我的家里有另一个人,我看不见他,他却在暗中注视着我,而现在,他已经开始偷吃我的灵感。
                          我买了一个摄像头装在床头,摄像头正对过去,刚好可以看见我电脑前的一切,我每天会在这里记录下最新的灵感,等到两天后,我会把这些灵感写成小说,交给安阳。也许正是这两天的时间,让那个灵感小偷钻了空子!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再记录灵感,直接写成小说给安阳看。
                          为了保证睡觉时能够随时注意到房间里的动静,晚上入睡前,我没有吃在药店买的安眠药。放下安眠药,我忽然想起卖药人对我说的那句话:“这药可以让你获得源源不断的灵感,不过用量需要谨慎哦。”
                          我笑,那段时间我没有一点灵感,吃了这药之后果然每天晚上都会做一个梦,那些梦在我醒来后都被我写成了小说。安阳还曾夸我,当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如今,我不再需要这瓶药了。
                          安阳来我家住了半个月,在这期间,他坐在我旁边亲眼看着我写完第五篇稿子。确信我是清白的之后,他便搬回了自己的家。
                          直到今天,他在邮箱里看见那天我交给他的第五篇稿子,早在两天前无名氏就已经发给他了。那一瞬间,我和安阳两个人都震惊无比。
                          我立马打开监控视频,调到八月二十六日那天。下一秒,我瞪大双眼,惊讶得张大嘴巴,“不!这不可能。”
                          安阳似已明白什么,在电话那边安慰道:“贺雍,你有梦游症你自己都不知道吗?”监控视频显示,那天凌晨两点,我以一种极其僵硬的姿势走近电脑,犹如幽灵一般,伏在电脑前,啪嗒啪嗒地敲着键盘。
                          “那天和你见面的时候,我就看出你精神很不好,去你家住的那几天,每天夜里你的房间都会传出你敲键盘的声音。”安阳说,“那个时候我没有打扰你,是怕惊醒你。如今看来,你确实是在梦游。我已经找人查清楚了,无名氏的那个账号IP地址,与你的相同!也就是说,你们本来就是一个人。”
                          不,不是这样的。
                          就在安阳告诉我这些真相时,我突然发现了监控视频里有一个地方很不对劲,监控视频里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我!因为,他不是从床上下来,而是从床下面爬出来的!他以一种特别怪异的姿势,像一条蠕动的虫子,慢慢地从床下爬出来,再站起来。最后出现在摄像头下,成为“我”走向电脑前。天快亮时,这个“我”又慢慢地爬回了我的床下!
                          天!我的床下竟然存在着这样一个怪物,我每天与他同吃同住,他在暗处像个野兽一样剽窃着我的创意。
                          正准备将这个事情告诉电话里的安阳时,我从电脑旁的花瓶反光里看见一个人影正慢慢地接近我!
                          “救命——”
                          下一瞬间,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巴。那个人拥有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就连表情也与我如出一辙。
                          “贺雍,你怎么了?”安阳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眼前的那个人轻蔑一笑,将电话挂断。他举起桌上的花瓶,重重地砸在我的头上,我这才意识到,这个人是真的存在的!
                          “为什么不肯继续吃药了?”他大声问道,“桌子上的药还有两颗,为什么不愿意继续吃了!”
                          半年前,我因失眠而写不出好的作品,去了一家药铺,老板给我推荐了这瓶药。在那之后,安阳几乎每隔两天就会收到我的稿子。他果然是这个药饲养出来的灵感!花瓶再次砸在我头上时,我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你放心,这世上不会有人知道我们的秘密。我会永远代替你的存在,因为我才是你真正的灵感。而现在,我可以摆脱‘灵感’这个姓名,成为真正的你。”
                          两个月后。
                          “太精彩了!灵感居然可以取代人。”编辑安阳看完我的稿子,对我开心地说道,“你竟然还让我在小说里客串了一次,哈哈哈。”
                          我十指如飞地回复他的信息:“喜欢吗?”
                          “喜欢!”隔了一会儿,安阳问我:“贺雍,你的梦游症好了吗?”
                          我转过头,看了一眼床下,那里十分干净。“当然。”我肯定地说,“我会带来更好更完美的作品。”
                          毕竟这个世上,不会有人在意写作的人究竟是谁。他们只想看见最好的故事最精彩的人生,谁又会在意屏幕对面十指如飞的究竟是人还是灵感。
                          而我,十分喜欢这具身体。阳光照射在身上的感觉,真好。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文章标题:被偷走的脑洞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dp/52340.html
                      上一篇:微故事:酸菜    下一篇:人间怪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