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mbjfyn892"><legend id="xzroum710"></legend></em><th id="irjxqs021"></th><font id="syxxqa502"></font>

          <optgroup id="luffcj729"><blockquote id="ddtrct542"><code id="qghpmi545"></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fnfwrn175"></span><span id="echakl564"></span><code id="blcmsx648"></code>
                    • <kbd id="mngmkj256"><ol id="dgaaom366"></ol><button id="qrltut886"></button><legend id="nrgrcy782"></legend></kbd>
                    • <sub id="xlndee123"><dl id="ugbwlb809"><u id="zzabky001"></u></dl><strong id="zncpbf296"></strong></sub>
                      鬼大爷故事

                      永不取消的杀手任务-88必发官网电脑版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2-10作者:鹿鸣

                        “斑鸠”几乎分秒不差地出现在理发师的视野中,特征也极为精确。理发师快速地端起了狙*步*,眼睛凑近了瞄准镜。

                        “斑鸠”这时移动了一下,站上了一个高坡,然后转过身来停住了,就像特意摆给杀手的姿势。真是绝佳的射杀机会!可是突然,他眉头一皱,随后立刻决定放弃了。

                        在回去的车上,理发师很快接到了雇主的电话。雇主压低声音不满地问他: “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传说中理发师是个高效率和重信用的人,莫非徒有虚名?”理发师漫不经心地回答说:“哦,太性急了可不好。收到委托金,委托就已生效,而且,永不取消!放心,‘斑鸠’飞不掉的。”

                        理发师并不是理发的,而是个职业杀手,他通过互联网接受委托。前几天,有雇主用暗语联络了他。理发师简单了解了情况后,告诉雇主: “五十万,首付百分之九十。”雇主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了。随后,雇主用皮箱准备了四十五万元的旧钞,目标的近照,外加一个用假驾驶证购买的手机卡。照片的背面,雇主刻意写上了“斑鸠”这个词作为代号。在一个漆黑的深夜,雇主把这个皮箱放到了野外事先约定好的地方。

                        理发师顺利取到了皮箱,也很快接到了雇主的电话,雇主透露了“斑鸠”明天的活动安排,特别强调了“斑鸠”的特征、服饰,并且敲定了野外狙击的地点。最后,雇主故作轻松地说: “理发师先生,这只‘斑鸠’归你了。”

                        理发师看到了什么,使他终止了对“斑鸠”射杀?其实,那只是“斑鸠”当天所穿工装胸口部位的一个企业标志。一个醒目的KB,这里的人都知道,那是康迪·波利斯集团的标志。康波集团是当地涉足娱乐、食品、金融、矿业的大企业,大名鼎鼎妇孺皆知。集团老板就叫康迪·波利斯,一个炙手可热的商界奇才。

                        二

                        康波集团的财务总监叫西斯莉,年轻干练、三十左右,是个单亲妈妈,有个四岁的女儿。这天下午,西斯莉正准备去幼儿园接女儿,会计领进来一个高高瘦瘦的客人,说是客人想要马上兑现放在集团的借款。由于金额较大,所以来找西斯莉请示解决。

                        客人叫约翰,带着一口浓重的西部口音。他说由于康波集团对民间借款支付的利息较高,加之康波集团家大业大,所以自己陆陆续续在康波存放了将近三百万元的借款,按照康波承诺的月息四分的标准计算,至今应该有四百多万了。不幸的是,前不久约翰生意失败,欠下巨额债务。急需这笔钱拿去还债,所以想要马上将借款兑现。

                        西斯莉面带微笑地听完了,仔细查看了约翰带来的票据。可最后她抱歉地告诉约翰:集团资金近来不巧有些紧张,但很快就会改善,希望您过几天再来好吗?约翰一听就皱起了眉头。西斯莉耐心地劝解了好半天,约翰就是不松口,一直强烈要求马上面见集团老板。

                        无奈,西斯莉领着约翰到了老总办公室。康迪很客气地接待了约翰,听了西斯莉的介绍,他握着约翰的手说: “首先,我要感谢您一直以来对康迪·波利斯集团的信任和支持。您放心,我会安排他们马上解决,保证各位朋友资金的安全。”

                        三

                        雇主早晨又通知了理发师:今天上午十点,“斑鸠”将出现在西城的中心商务区建筑基地。

                        果然, “斑鸠”准时出现了。理发师隐身在一个管道间里,注视着“斑鸠”的一举一动。他拿出了电话,戴上蓝牙耳机,第一次主动拨通了雇主的电话。他从瞄准镜中仔细地看着, “斑鸠”这时走到一边,并掏出了手机。理发师的蓝牙传来电话接通的声音,他几乎同时果断地抠响了扳机,

                        消音器“噗”的一声响,子弹准确击中了“斑鸠”上方的一根绳索,地产广告的巨大条幅应声飘落。哗啦啦的声音顿时从雇主的手机中清晰地传来。猜测证实了,理发师一言不发地挂断了电话。

                        雇主稍后果然打了过来,继续低沉地质问:“这次您好像又放弃了,您究竟在犹豫什么?”理发师答非所问地说: “我在想,如果这只‘斑鸠’被击中了,剩下的百分之十的佣金会由谁来付?”雇主惊奇地问: “什么意思?莫非要打退堂鼓?合作要取消了吗?”理发师赶紧打断他说: “我的规则是,委托任务完成之前,永不取消。但现在的问题是,我发现我的‘斑鸠’是康波集团的康迪老板,他和我的雇主似乎是同一个人!”听了这话,龟话那头沉默了片刻,随后什么也没说就挂断了。

                        四

                        这天下午,西斯莉早早把女儿朵拉接了出来。刚刚走出幼儿园的大门,一个魁梧苍白的男人一下从背后冲过来,抱走了朵拉。西斯莉尖叫着追过去,抡起手提包砸向那个抢劫犯。那人却突然掏出了手枪,对准了西斯莉: “走开,别逼我开枪!”

                        “放开我的孩子!”西斯莉恐怖地大喊着。

                        一双大手搭在了她的肩头,西斯莉哆嗦了一下一回头,原来是约翰。约翰没有看她,一把将西斯莉摔在了身后,同时飞起一脚踢飞了对方的手枪。刹那间,约翰的重拳击中了男人的额头。在那家伙快要倒地的同时,约翰轻轻接过了朵拉。整个过程快如闪电一气呵成,西斯莉站起身的时候,约翰已经微笑着把朵拉递了过来。

                        急救车鸣着警笛冲了过来,尖叫着刹了车。飞快地跳下两个年轻的男护士,把倒地的男人抬上担架固定了起来。“对不起,我们精神病院的病人偷偷跑了出来,他原来是个幼儿教师,给你们找了麻烦!”一个医生十分抱歉地对约翰说道。

                        西斯莉抱着朵拉走过来,感激地说: “多亏了你,谢谢!”约翰却脸红地说: “您就别嘲笑我j,!一个精神病。”“别这么说,他那时可拿着枪呢!”约翰捡起踢飞的手枪,捏了捏,软软的,塑胶枪!就一把把它扔到了垃圾箱中。

                        朵拉吓坏了,紧紧地搂着西斯莉的脖子。约翰告诉她说: “这是他们在拍电影,刚才你很勇敢,说不定会成大明星呢!”朵拉委屈地说: “拍电影一点都不好玩儿。”西斯莉一脸柔情地看着约翰: “刚才。你倒真像个明星啊。”说着揉了揉胳膊, “你把我都摔疼了!”约翰连忙抱歉地说: “把你摔到身后,我才能踢到那家伙呀二”西斯莉低着头说我知道。

                        西斯莉问他这么巧是不是为了借款的事?约翰坦率地说: “也不全是,看到您停了车来接女儿,就等了您一会儿。”朵拉这时主动和约翰说: “叔叔好棒!”约翰拉着孩子的小手,问她叫什么。孩子说她叫朵拉,今天过生日,都四岁了。朵拉兴奋地对约翰说: “妈妈现在要给我过生日,叔叔你也来好不好?别的小朋友过生日的时候,都有妈妈和爸爸,就我没有爸爸,你来做我的爸爸吧?”看着孩子充满乞求的目光,约翰不忍拒绝。他抬头看看西斯莉,西斯莉也不好意思地说:“要不,您也来吧,如果不太麻烦的话。”西斯莉羞涩的表情,让约翰心波荡漾。

                        麦当劳里人很多,西斯莉特意找了个安静的角落。汉堡炸鸡薯条饮料很快上齐了,摆了满满一桌。这时店长走了过来,大声告诉店里的客人们:今天,是朵拉小朋友四岁生日,店里给小寿星送了一个生日蛋糕,现在,让我们大家一起,唱支生日歌祝福她好不好?店里所有的人都给朵拉唱起了生日歌,孩子开心得小脸通红。生日歌唱完了,在大家的掌声中,店长变戏法似的,又从身后拿出了一个大大的芭比娃娃。“这里还要送给朵拉一个好朋友,芭比!”店长解释说,“不过呢,芭比不是我们送的,是朵拉的爸爸刚刚委托我们店员买来的。”朵拉高兴地抱着芭比,大声地说:“谢谢爸爸!”

                        西斯莉不好意思地说: “您看,我知道这要两千多呢,怎么好意思让您破费?”约翰却满足地感叹道:“孩子叫了我一声爸爸,就为这一声,怎么做都值!”

                        回去的路上,西斯莉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约翰借款的事。约翰为难地说:“其实,我不是做生意赔了。而是我妹妹得罪了黑帮势力,要限期用这笔钱来保她的命了。上帝!我敢保证她现在仍躲在家里痛哭流涕呢?”西斯莉着急地问:“没有报案吗?”约翰看了西斯莉一眼,鼻子哼了一声:“您真天真,您敢拿生命冒那个险吗?”西斯莉沉思了片刻: “明天下午,有笔款将要到账,到了的话我给您争取一下!”

                        五

                        当天晚些时候,康迪老板联系了理发师。他有些不明白,理发师是怎么发现康迪老板自己委托杀自己的。理发师告诉他说,那是因为电话,他发现雇主的电话竟然在“斑鸠”的手中;雇主的声音和康迪老板一模一样,一切自然就不言而喻。此外,就是雇主两次提供“斑鸠”的时间、特征等,细节太精确了,所以难免让人怀疑。

                        康迪老板叹了口气,算是默认了。他解释说自己的摊子铺得太大太快,高息融资的还款压力已经把他压垮了!每天早晨醒来一睁眼,就增加了上百万的债务。特别是有几笔大额借款,没想到背景竟然是黑社会。说还不了就要让他以命抵债,否则就将威胁到他全家人的性命。说实话,他真的还不了了!理发师冷笑一声:,“欠债还钱本来天经地义,但如果债主威胁你的人身安全,倒不妨报案寻求警方保护。”“不用报警,他们已经主动找上门了!说不定很快就会以非法集资的罪名来逮捕我,天!数额大的,够判我终身监禁的了!”康迪的话里充满绝望。

                        理发师鄙夷地说: “我最看不起你这种被困难压垮的人!你雇用杀手枪杀自己,目的是逃避黑社会逃避法律,说不定还能给家人换回一笔巨额人身保险,对吧?”康迪老板无奈地说: “不这样,我还能怎么办?”理发师告诉他: “你死了就能保证家人的安全?相反,你只有活着,你的家人才会有希望!”康迪迟疑地问道: “我能怎么做?”“隐姓埋名,逃!”

                        挂了电话,理发师开心一笑:“一枪不发,雇主和‘斑鸠’双双主动消失,对杀手来说,应该算是一笔好生意!”

                        六

                        第二天下午,约翰果然接到西斯莉的电话,说是有一笔四百万的资金到账了。她已经全部转入了一张新卡,现在就要给老板送去。机会不多,让约翰过去一块儿争取一下。约翰问她在哪里,她说是在城西“枫叶山庄”,老板的别墅里。

                        “枫叶山庄”是坐落在半山坡的一片豪华别墅,偏僻而又幽静,由于远离市区交通不便,平常很少有人去那儿。约翰飞快地开车过去,快到那里时打西斯莉的电话,几次都没人接听,约翰隐隐有些不安。忽然,他看见有一个别墅冒出了滚滚浓烟,叫声不好!一加油门冲了过去。

                        西斯莉那辆车这时却迎面开了过来,会车的时候,约翰一看,驾车的仿佛是康迪。约翰此时顾不得他了,急忙到了冒烟的别墅。约翰冲进别墅,不断大声喊着: “西斯莉!西斯莉!”看没人回应,约翰顾不得救火,匆忙踹开各个房间挨个寻找。

                        火越来越大,浓烟呛得约翰有些喘不过气来。终于,在二楼的一个大房间的老板台上,约翰发现了头破血流、昏死过去的西斯莉。

                        约翰飞快地把西斯莉抱到了院外,拍着她的脸,大声呼唤着她。西斯莉慢慢醒过来了,她有气无力地说: “我发现了他的假身份证和外地机票,他要杀我灭口。”约翰赶紧拨打急救电话,却被西斯莉无力的手制止了: “恐怕来不及了,我把女儿交给你了,记着朵拉生日……她叫过你爸爸……唯一的。告诉朵拉,妈妈永远爱她!求你……”西斯莉努力把手交给了约翰,头一歪,断了气。

                        约翰用另只手合上了西斯莉圆睁的双眼,摇着头伤心地说: “你真傻,我骗了你,哪有什么妹妹?那只是为了要回来钱。要不是为了我那个虚构的妹妹,你也就不会来这里送死了!”说着,泪水一滴滴落在了西斯莉的脸上,和西斯莉的眼泪慢慢混在了一起。西斯莉的手滑落了,留在约翰手中的,竟然是一张崭新的信用卡!

                        七

                        西部的公路,宽敞而叉车辆稀少。康迪开着西斯莉的车拼命在路上赶着,理发师两次都没有动手让他醒悟了。他听了理发师的话,决定化名潜逃。匹斯莉送来了存了四百万的银行卡,却无意中看到了他的秘密,康迪害怕走漏风声,不得不心一横,举起桌上的烛台砸向了西斯莉。他搜出了西斯莉的钥匙就把她的车开走了。临出门,康迪在一楼放了一把火,希望能把放在老板台上的西斯莉一齐毁尸灭迹。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理发师打来的。康迪得意地说: “感谢理发师两次放过了我,让我醍醐灌顶,我决定接受您的指教,远走高飞。伙计,委托取消了!”可是,理发师却遗憾地告诉他说: “我不该给你出了这么个馊主意,本来想放你走,我也省事,却不料你竟然会杀人灭口!记得吗?我曾经两次提醒过你:委托一旦生效,永不取消!”康迪夸张地“哦”了一声:“有这同事吗?太晚了,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你的‘斑鸠’已经飞走了,让我们说再见吧,兄弟!”耳机传来理发师坚定的声音:“听说过手机定位吗?傻瓜,我就在你的前方两百米之内,我们真的马上要再见了!”

                        康迪“吱”的一声踩死了刹车,果然看见车前面,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手里那支长长的狙*步*,枪口乌洞洞地正对着他的头颅,一步步朝他走来。“约翰!”原来他就是理发师。约翰身后,那辆发动机改装过的法拉利猛兽般地横在路中。

                        康迪下了车,对约翰苦笑了一下:“原来您那次见我、两次放过我,都是为了您自己的集资款。怎么,您追到这里就是为了要我还您钱吗?”

                        约翰一步步走近康迪,愤怒地告诉他: “不!你有更重要的债务需要无条件即刻偿还!那就是西斯莉!”康迪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他摊开双手无奈地说: “这样看来,您的放与不放,对我来说结局还不是一样?”

                        “不一样,因为这个要更痛苦!”约翰冷冷地说着,走近了康迪,突然抡起枪托,重重砸向他的头部。康迪应声倒下昏了过去,约翰把他拖进驾驶室,扎好了安全带,随后按下了车窗玻璃。他开过来自己的法拉利,拿出一个盛满汽油的啤酒瓶,点燃了引线,隔着车窗准确扔到了康迪的身上。

                        霎时,火弥散了出来,被火烧醒的康迪痛苦地挣扎、绝望地嘶吼了起来。

                        八

                        约翰腰里系着好太太的围裙,低声下气地讨好着朵拉: “朵拉,爸爸炸的鸡腿,真的和麦当劳、肯德基味道一样耶,要不,你再吃点看看?”这时,电视里传来一条新闻:资产上亿的康迪·波利斯集团老板康迪·波利斯,日前证实在野外身亡。警方怀疑是其所驾车辆自燃所致。而其身上的信用卡里,经查明只有五十块钱。

                        约翰掏出西斯莉交给他的那张卡,明白她为了救人,同时办了两张,而手里这张才存有巨款。这时他想起西斯莉临终的话: “记着朵拉生日……”那无疑就是取款密码!他抱起朵拉,把卡放到她的小手中,温柔地说:“朵拉,这是妈妈留给你的,妈妈让我告诉你,她永远都爱你。”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午夜追踪

                      下一篇:梦虎

                      标题:永不取消的杀手任务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3230.html
                      声明:永不取消的杀手任务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