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mbjfyn892"><legend id="xzroum710"></legend></em><th id="irjxqs021"></th><font id="syxxqa502"></font>

          <optgroup id="luffcj729"><blockquote id="ddtrct542"><code id="qghpmi545"></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fnfwrn175"></span><span id="echakl564"></span><code id="blcmsx648"></code>
                    • <kbd id="mngmkj256"><ol id="dgaaom366"></ol><button id="qrltut886"></button><legend id="nrgrcy782"></legend></kbd>
                    • <sub id="xlndee123"><dl id="ugbwlb809"><u id="zzabky001"></u></dl><strong id="zncpbf296"></strong></sub>
                      鬼大爷故事

                      毁容疑云-88必发官网电脑版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3-13作者:迈克尔·帕尔默、丹尼

                      1

                      我们绑架了你儿子。随信附上的照片并非伪造。假如你不想见到你儿子的尸体,就得照我们的指示做。

                      6月23日下午4点,你会给住在洛杉矶贝莱尔格伦樱桃街144号的奥德拉·米德做面部皮肤除皱手术。手术过程中,你将注射5毫升的异丙醇到该病人面颊两侧的皮肤神经中。你必须确保病人的面部肌肉全部麻痹,且无法挽救。假如你失败,你就休想再见到你的儿子。这张便条和照片的副本已经放在大卫的床上,就等你妻子发现。休想报警。

                      明星整形医生乔治·希尔跌坐在住所的大理石地板上。就在几分钟前,他听到了门铃响,然后,看到了这封信。照片上,儿子大卫的头发比他两个月前见到时要短一些,儿子的眼睛被布条蒙着,手里举着一张牌子,写着:

                      6月22日

                      凌晨两点

                      此时是凌晨五点。乔治拨通了诊所办公室的电话,安排了23号的手术。他是业界翘楚,这也是为什么他能随时调整手术时间的原因。电话里,他含糊地说,之所以改时间,是因为明星奥德拉·米德认为,有记者知道了她整容的事。乔治觉得,这起绑架可能是内部人士干的。但实际上,病人们太特殊了,这些明星们整容的过程比可口可乐的配方还要保密。犹豫很久,乔治给莫拉打了一个电话。作为他的前妻,大卫的母亲,莫拉有权参与这个可能会导致她儿子在两日内丧命的决定。

                      2.

                      放下电话,莫拉脸色变得惨白。不可能!昨晚临睡前,她明明刚亲吻过大卫。可是,现在,大卫的卧室里,凌乱的床铺上空无一人。

                      “她是谁?”莫拉冲入前夫的办公室,急吼道。

                      乔治无精打采地坐着,根本就没抬头看前妻:“奥德拉·米德,我一个老客户。大卫才失踪几个小时,我们该不该报警?”

                      “你也读了那信!给我看那女人的档案!”

                      “但我们医生得保密——”

                      “要么给档案!要么!你等着我把你办公室拆掉!被绑架的是我们的儿子啊!”

                      乔治从耐火保险柜里取出奥德拉的档案,递给了前妻。这十二年,除了好莱坞名人通常都会做的抽脂紧腹和隆胸手术,奥德拉还在脸蛋上做过八九种手术。即使在这些手术之前,奥德拉已经是个曼妙美人了。

                      “这么看来,有谁想要伤害这位奥德拉?”

                      乔治耸耸肩。

                      “或者,是嫉妒你的精湛技艺?”

                      “我已经想过这个可能。整容行业竞争激烈。”

                      莫拉眯起眼睛:“乔治,为了救儿子,你会乖乖地照做吧?”

                      乔治犹豫不决:“注射异丙醇的话,会导致她的面部肌肉永久麻痹。可就算这么做,他们也不一定就会让大卫活命。”

                      “但我们没有选择!”莫拉尖叫道,“难道就不能先照他们的吩咐做,然后再解决麻痹的问题?”

                      乔治两只手拍打在桌子上:“你到底明不明白?!‘永久’!老天!莫拉,如果我照他们的要求做了,我的事情会被报告给医疗委员会,这辈子就甭想行医了!”

                      “你这个只顾自己的杂种!”

                      “我知道你很难理解,但这么做,违背了我的所有信条。我们该去找警方!”

                      莫拉的眼中闪现出怒火:“如果你敢报警,我发誓一定会毁掉你!”她一边说,一边抄起奥德拉的档案,“你就为了所谓的信誉,毁掉儿子吧!别担心,我会赶在那之前找到大卫的!”

                      3.

                      离开乔治的办公室,莫拉担心有人监视。她一直向西开了大约一英里,才在一个红灯前停下。直到这时,她才将头搁在方向盘上,放声大哭。

                      慢慢地,她平静下来,看了眼后视镜,注意到一辆灰色凯迪拉克。刚刚在诊所外面,她是不是看见了同一辆凯迪拉克?莫拉的心脏开始急速跳动。乔治打给她的电话会不会被监听了?绑匪是不是正监视着她?莫拉缓缓地将汽车并入车流。几秒钟后,凯迪拉克也从等待的一列车中驶出,跟在莫拉后面。从莫拉的位置,看不清凯迪拉克的车牌号码。她在皮包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了手机。她打给的是“黑客” 泰勒·伯吉斯,她的一个学生。莫拉一直因为泰勒·伯吉斯用黑客技术攻入那些本该进入不了的系统而惩罚他。此刻,她将奥德拉的姓名、住址和生日给了伯吉斯,让他找出这个女人的一切资料。

                      打完电话,莫拉又看了眼后视镜。凯迪拉克依旧跟在后面。她重新抓起手机,深吸一口气,在交通灯由红变绿时,突然从汽车里跑了出去。她冲向凯迪拉克车时,好几辆车的喇叭齐鸣。莫拉看见了凯迪拉克司机的轮廓,但依然看不清面容。正当莫拉要接近时,凯迪拉克的轮胎发生尖锐噪音,车子一下子向前冲去,撞上了一辆本田,本田旋转着,撞上一辆大众。

                      凯迪拉克随即进入倒车档,又撞上了它后面的汽车,莫拉呆住了。凯迪拉克的安全气囊也弹了出来。车子随后一个急左转,驶入了对面的车流,结果各路汽车全都撞在了一起。惊魂未定的莫拉拿起了手机。“灰色凯迪拉克,车牌号大概是加利福尼亚AZ3。找找有没有匹配的车子。”她对“黑客”说。

                      远处的警车声越来越近。她在警车到来的这段时间,编造了一个自己的汽车引擎熄火、凯迪拉克的司机又公路狂暴症发作的故事。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莫拉一直仔细检查周围,看自己有没有被人跟踪。最终,她决定去一家酒店,并用短信告诉乔治,让他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儿子被绑架的事。

                      乔治没有任何回复。莫拉屏住气,再次打电话问乔治是否准备答应绑匪的要求。

                      “我们不能那样做,”他说,“不能。”

                      莫拉“啪”地丢下话筒,给“黑客”打了电话。

                      “全加利福尼亚有超过三千个车牌号码以AZ3开头。”“黑客”说。

                      听到这话,莫拉的心一沉。

                      “在这些车辆中,有不到二十五辆车是凯迪拉克。其中一半车主是租车公司,另外一半车主是普通居民,但没有一辆是在洛杉矶地区。我扮作警察,给租车公司打了电话。挺巧,昨天,安飞士租车公司将一辆2005年产灰色凯迪拉克租给了米德实业的某个人。那是亚历克斯·米德的公司。”

                      亚历克斯·米德?奥德拉的丈夫。他想干什么?

                      4.

                      莫拉潜入了奥德拉家的别墅。别墅占地很大,周围只有稠密的森林。大卫可能被关在里面。按“黑客”搜集的资料,这位亚历克斯·米德是以娱乐业发家的,制作品质低劣的青春恐怖电影和好几部电视剧,没有犯罪记录。他跟奥德拉是头婚,两人没有子女。

                      我们绑架了你儿子。

                      我们。谁是亚历克斯·米德的同伙?亚历克斯本可以轻松地雇佣一个黑社会分子,将妻子破相。为什么要冒着绑架的风险?也许,也许真正的目标是乔治。

                      一辆汽车渐渐驶近,灯光刺破了黑暗。莫拉在车灯还没照过来之前,快速冲过车道,钻进最靠近车库的树篱中。片刻后,中门上移,一辆黑色的梅赛德斯驶入车库。莫拉一直等到车库门快合上了,才从下面滚了进去。车尾下方的排气管灼伤了她的手臂。莫拉咬住嘴唇,防止出声。

                      车门开了。“奥德拉,你个婊子,将这件衣服穿上!”男性的嗓音颐指气使,不容拒绝。

                      “好的,亚历克斯。”女子低声下气地回答道。

                      莫拉一动不动,直到她确信两个人都进了别墅。然后,她潜入了起居室,她想等米德夫妇睡着,去地下室搜索。

                      突然,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莫拉悄无声息地爬到餐桌旁,躲到了桌布底下。

                      “你穿上这件衣服,模样就像个年轻妓女。”亚历克斯厉声说道,“我就喜欢这样!”

                      一声响亮的巴掌过后,奥德拉哭出声。

                      “求求你!亚历克斯!求求你!我身体不行!”

                      “臭婊子,你就喜欢这样!我知道!”

                      接着又是一记巴掌,奥德拉被抽得摔倒在地。幸好惊惧使得她根本无法看到桌布缝里的莫拉。

                      “起身!”亚历克斯呵斥道。

                      “求求你!”

                      “坐到餐桌上去!”亚历克斯发号施令,“明天……明天的整容手术之后,你会变得更漂亮。”

                      莫拉掩住嘴巴,惊讶得直抽气。手臂被灼伤的地方疼得就像是被刀刺中。她咬住手指,尽量保持安静。

                      在接下来令人煎熬的时间里,亚历克斯始终粗暴地对妻子肆意凌辱,奥德拉的哭嚷没有起到一点效果。

                      假如莫拉可以杀死亚历克斯这个恶魔,又不令儿子陷入绝境,那么莫拉也许会那么做。对妻子的强暴结束后,亚历克斯穿上衣服,轻松地上楼去了。奥德拉在餐桌上躺了半晌,呜咽不断。

                      当奥德拉最终上楼时,已经快到了早上四点半。莫拉躲在桌布下,直到几分钟后才小心翼翼地从桌子底下爬出来,拉伸了下痉挛的小腿肚。然后,她对楼下进行了一次毫无收获的搜索。

                      莫拉起初想要等到别墅里空无一人时再去搜查一遍楼上,接着又否决了这一念头。正要走出地下室时,她注意到另一头的房门。打开门,是一间尚未完工的浴室,柜子里有一个蓝色化妆盒,装着好几瓶药片。烦宁、郁乐复、百忧解、赞安诺、怡诺思——都是处方药,是西蒙·鲁本斯坦医生以奥德拉·米德的名义开的。多数药瓶都空了。莫拉对这些药很熟悉。离婚的那段时间,她深受抑郁症困扰。怡诺思会让莫拉感觉变得迟钝,非常容易上瘾的赞安诺则让莫拉觉得提心吊胆。后来,她停了药,看电视、接受心理咨询和进行锻炼让她彻底康复。

                      这些药给了莫拉一些线索。如果奥德拉在接受心理治疗,也许她的心理医生知道亚历克斯的事。问题在于如何让那位心理医生打破职业准则。也许,他也有个儿子。莫拉邪恶地想。她看了看手表。还剩下九个小时。她将一个写有鲁本斯坦医生办公室的空药瓶塞进口袋,悄悄地离开了。

                      5.

                      “黑客”按照莫拉的指示,在酒店的总台留下了一只小鞋盒,里面是一把上了子弹的手枪,亚历克斯·米德的信息,以及一份单子,上面列出了所有叫A·米德的人拥有的住宅。“黑客”将其中一套房子特意圈出来——注释道,这也许是一间木屋,在洛斯·帕德里斯国家森林里面。房屋拥有者是一个名叫A.R·米德的人——而A正是亚历克斯的首字母缩写。莫拉查看了地图,估计驾车到那儿再折返回来大概需要五个小时。现在距离手术开始,还剩下八个小时。

                      鲁本斯坦医生的住宅电话并未公开,但“黑客”成功地找到了他的电话和家庭住址。莫拉拨打了乔治的所有电话,但全都被转接到了语音信箱,这很不正常。显然,他在躲着她,这意味着他依然不知到最后关头该做什么。莫拉给前夫的每个电话都留下了暴怒的留言。然后,她给汽车加满汽油,朝着高速公路驶去。

                      亏着有好运气,在离开洛杉矶差不多两个半小时后,她开到了小木屋附近。在这里,她只剩下四个半小时。

                      这真是个破烂的木屋,肮脏的院子里堆满垃圾——一点都不像米德那种富人会有的房屋。莫拉走到院子边上时,她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枪。几乎是同一时刻,一支枪管紧紧地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扔下枪!”一个低沉的嗓音喊道,“现在,慢慢地转过身!”

                      男子手里举着一把捕猎用的来福枪,装着瞄准镜。莫拉以挑衅的眼神注视着他。

                      “我儿子在哪?”她问道。

                      “太太,你在这儿附近唯一能找到的一名儿子便是我儿子。洛安?”

                      一个衣着邋遢的女人走进院子,牵着一名同样衣着邋遢的幼童的手。

                      莫拉感觉一阵头晕。

                      “你是不是叫米德?”莫拉问道,声音嘶哑而虚弱。

                      “我叫阿姆布洛兹·米德,但我叫什么名字好像不关你的事吧。”

                      好一番口舌之后,她才离开了那个讨厌的男人。

                      还剩下一个小时。这把骰子扔得相当不妙。拨打前夫的几个电话,都没有回复。

                      莫拉加速赶往鲁本斯坦的办公大楼,跑到心理医生的办公室,一个矮胖的男子正在锁房门。

                      “鲁本斯坦医生?”

                      “你是?”

                      “我手里拿着枪。请退到你的办公室。”

                      即便这位心理医生有一丝恐惧,那也没显示在他的脸上。他转动钥匙,打开房门。莫拉押着他走进里间,关上房门。

                      还剩下三十分钟。

                      “我不想伤害你,”莫拉说,“但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身上没带精神类药物,但看上去你也没有精神方面的问题。”

                      莫拉取出那封绑架信,将它递给医生。

                      “我溜进了米德家的别墅,发现你的处方药。但在那之前,我目击了亚历克斯强暴他妻子的一幕。亚历克斯就是主谋。他要么想要伤害自己的妻子,要么是想让我的前夫声名扫地。再过几分钟,她就要接受整容手术,我却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藏在哪里……”莫拉控制不住,开始哭泣。

                      “请把枪放下。”鲁本斯坦平静地说,“你们有没有报警?”

                      “信上说不许报警……”

                      “你知道你前夫会不会按照绑匪的要求来做?”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手术再过几分钟就要开始了。”

                      “我能帮你。”鲁本斯坦说,“但首先你得信任我,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阻止那场手术。你穿过四个街区要花多少时间?”

                      6.

                      莫拉知道乔治执行手术时会一丝不苟。她震惊于鲁本斯坦刚刚告诉她的那些内幕,一步三级阶梯地跑下楼。

                      当莫拉到达那座铺着白色瓷砖的手术中心时,差不多已经到四点了。手术中心房门紧闭。莫拉没有丝毫的犹豫,踢开大型玻璃窗,掰掉碎片,钻进手术中心。手术室在最后面。一间手术室的灯亮着。

                      “希尔太太,你不能进去。”一位护士阻拦道。现在是四点零五分。奥德拉身上盖着一条被单,脸上涂着消毒剂。

                      乔治·希尔身着手术服,拿着注射器,站在奥德拉身旁。

                      “莫拉!”乔治冲她喊道,“怎么——你不能——”

                      莫拉没有理会他,而是奔着奥德拉而去。她弯下身,对着手术床上的奥德拉,悄声说:“你这个可怜的人啊。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自己能帮你。所有事都不再是麻烦。你明白吗?”

                      “嗯,我明白。”

                      “那好。现在请告诉我,你将我儿子藏在哪里?”

                      乔治难以置信地直摇头:“我不相信奥德拉·米德会想毁掉自己的容貌。”

                      警方已经打过电话,说是一支特别小分队已经在奥德拉招认的地点找到了大卫——那也是一座小木屋,奥德拉一位好友的,木屋主人很少用那个房子。奥德拉和她雇佣来绑架大卫的男子已经被警方逮捕,法官答应鲁本斯坦医生,一等奥德拉的精神状态评估结束,就将她送到鲁本斯坦医生处接受治疗。

                      “她的心理医生称之为‘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莫拉解释说,“因为在她结婚之前,就已经和虐待狂丈夫建立了一种病态的关系。是她丈夫强迫她接受了整容手术。我猜测,多年的性爱和心理上的虐待终于令奥德拉不堪忍受。她相信自己毁容了,亚历克斯就会抛弃她,然后就能获得自由。也许奥德拉就是不忍心雇人或者自己毁容,也许她觉得你的高超技艺,不会让她的脸上留下永久性的疤痕。”

                      这时,一位年轻的侦探走进房间,冲着乔治说道:“希尔医生,我需要你的口供。”

                      乔治站起身,莫拉阻止了他:“乔治,你当时手上拿着的注射器里装的,是不是异丙醇?”

                      乔治笑着说:“你认为呢?”

                      说完,乔治便转身离去了。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标题:毁容疑云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4031.html
                      声明:毁容疑云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