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mbjfyn892"><legend id="xzroum710"></legend></em><th id="irjxqs021"></th><font id="syxxqa502"></font>

          <optgroup id="luffcj729"><blockquote id="ddtrct542"><code id="qghpmi545"></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fnfwrn175"></span><span id="echakl564"></span><code id="blcmsx648"></code>
                    • <kbd id="mngmkj256"><ol id="dgaaom366"></ol><button id="qrltut886"></button><legend id="nrgrcy782"></legend></kbd>
                    • <sub id="xlndee123"><dl id="ugbwlb809"><u id="zzabky001"></u></dl><strong id="zncpbf296"></strong></sub>
                      鬼大爷故事

                      绝命“药引”案-88必发官网电脑版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3-14作者:铁马冰河

                        1. 魔头重现

                        天启年间,徽州太平县的县令田万青正在书房喝茶。一个衙役突然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大人,不好了!那个专取孕妇羊水做药引的大魔头又回来了!城南张员外家的媛媛小姐不幸遇害了,被那大魔头给……给……”

                        衙役的话还没有说完,田万青手中的茶碗就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那个大魔头又回来了?媛媛她、她、她遇害了?”田万青马不停蹄地赶往出事地点……

                        原来,早在一年前徽州一带出了一个专以孕妇羊水为药引,来炮制长生不老药的恶魔。他采集孕妇羊水的手段残忍血腥,无数孕妇都曾惨死在他的魔爪之下。一年前,朝廷和绿林都曾悬赏捉拿这个大魔头,据传闻说,这大魔头好像已经被一支由绿林好汉和官府的捕快组成的队伍杀死在云南的滇池了,可不知现在怎么又重出江湖了?

                        田万青是连滚带爬来到媛媛小姐的卧室的,只见媛媛小姐倒在血泊中,一个尚未成形的胎儿也从被挑开的肚子中露了出来。田万青见此情景不由地失声痛哭,要知道,这张员外生前和田万青是同窗好友,临死前就把续弦夫人王氏和女儿媛媛交给田万青照料。王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少妇,媛媛又是未出阁的小姐,要打理好一个良田千顷、家财万贯的大产业,这母女二人岂能胜任,所以田万青经常来张宅帮忙。可没想到,几天不见,侄女媛媛就惨遭了荼毒,这怎不叫田万青伤心欲绝呢?突然,田万青哭着哭着觉得不对,他指着那胎儿说:“这……这……媛媛她……她……竟然身怀有孕?她……她可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小姐呀!”

                        田万青早已是六神无主了,只是一个劲儿地坐在地上痛哭,此案的所有事情都交给了他那文武双全的师爷——西门楚雄。然而,这杀孕妇、取羊水的魔头狡猾异常,没有留下丝毫有价值的线索。西门楚雄也无计可施,所以只好和田万青商量后,飞鸽传书命新婚回乡探亲的本县三班大捕头——龙飞云火速回转太平县。

                        这龙飞云是太平县乃至整个徽州府的名捕头,他武艺高强、足智多谋,上个月还娶了田万青的千金为妻。他在路上接到了传书后,马上回了信,说大约五六天就可回到太平县。

                        可是就在案发后的第五天夜里,那魔头又向张家伸出了魔爪——王氏也被开膛破肚、取走了羊水,那副模样比媛媛小姐还要惨。王氏一个守寡的孀妇怎么会怀了孕呢?那恶魔为何就单单对张家的人下手呢?一时间整个太平县谣言四起、人心惶惶,有孕妇的人家甚至投亲访友逃往了外地。太平县县衙更是乱成了一锅粥,田万青望穿秋水,盼着龙飞云能回来,可是都到了第十天也没见女婿的踪影……

                        2. 途中遇险

                        就在人们纷纷猜测之时,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龙飞云踉踉跄跄地回到了县衙。人们还发现,他的左腿受了刀伤。田万青等人都围拢过来问个究竟,龙飞云将这几天的遭遇讲了出来:

                        接到飞鸽传书的那天,龙飞云就立即调转马头向太平县方向赶。可是走到半路突然遭了一冷箭,并且上面还有一封字简,上头说那个专盗孕妇羊水的魔头就在离此处不远的土地庙藏身。龙飞云立功心切,就决定先到土地庙看看。可哪知,龙飞云刚到土地庙就中了一些黑衣人的埋伏,好在他身怀绝技,虽然受了伤,但也将为首的黑衣人的左臂刺了一条三寸长的口子。由于身上有伤,龙飞云只好绕小道赶回太平县,所以现在才回到县衙。

                        听完龙飞云的经历,众人都惊叹不已,看来这伙人一定和那个魔头有关系。田万青心疼爱婿,找来了郎中给龙飞云处理了刀伤。龙飞云也确实疲乏了,就拍了拍西门楚雄的胳膊,“楚雄,我先休息一下,这里暂时就靠你了!”说完,就休息去了。

                        可龙飞云这一休息就是三天,连面儿都没露,饮食都是叫丫鬟送进他房中的。于是人们便猜想,这名震徽州的大捕头龙飞云一定是怕了那魔头,所以才躲起来不敢追查案子。这天,田万青实在沉不住气了,就来找龙飞云。“飞云呀,你也休息了好几天了,也该研究研究这案子了,这案子还惊动了上面,知府大人是昨天夜里来到县衙的……”

                        没等田万青的话说完,龙飞云就问:“知府大人也来了?好好好!老岳父,您真的觉得我这几天就在房中吃喝休息而已吗?其实我昼伏夜出,已经查出了那个魔头的下落,只是要卖个关子,要到大堂上分兵派将,捉拿魔头。这也可以在知府大人面前给您老人家挣些面子呀!”

                        得知龙飞云已经有了办案的线索,田万青自是高兴,于是就请了知府大人,一起升了堂。可是到了大堂之上,龙飞云却对此案只字不提,只是一个劲儿地和衙役们扯闲篇。当着知府大人的面,田万青觉得实在是下不来台了,就一拍惊堂木,“公堂之上不得无理!飞云,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说有了那魔头的线索了吗,你不是还要给众人分配任务来捉拿那魔头吗?”

                        见到田万青发了威,龙飞云依旧不慌不忙,“不瞒大家说,我不但有了那魔头的线索,而且已经捉到了他!”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龙飞云,你不是在说笑话吧?”知府大人问道。

                        龙飞云向知府大人作了一个揖,“在您面前岂敢说笑话!”

                        “好!”知府大人一拍桌子,“那还不将那十恶不赦的魔头带上堂来!”

                        “哈哈哈哈……大人,那魔头早已来到了堂上。”说着,龙飞云转过身来,手指停在了西门楚雄的脸上……

                        3. 魔头伏法

                        西门楚雄见龙飞云指着自己,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镇定了一下心神,“龙捕头,这个时候您还和我开玩笑,有些不好吧!”

                        田万青也急了,“龙飞云,你要造反呀?别以为你我是翁婿至亲,就可以在公堂之上胡来!不要忘了,知府大人还在这里呢!”

                        “不!”龙飞云斩钉截铁的说,“西门楚雄就是那惨绝人寰的大魔头!不信诸位请看……”说着,龙飞云趁西门楚雄不备,将他的左边衣袖撕了下来,在西门楚雄的左臂上,露出了一条三寸长的口子。

                        “这就能证明他就是那个大魔头吗?”知府大人问道。

                        “就凭这个伤口当然不能证明他就是那个魔头,但我还有证据。”龙飞云冲着外面高喊一声:“把东西呈上来!”

                        一个衙役应声而入,将一个大托盘放在了堂上,里面放着一个炼丹用的小铜鼎以及盛着水银、朱砂、明矾等物的坛坛罐罐。龙飞云接着说:“大人请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是这个大魔头以羊水为药引来炮制所谓的长生不老之药的家什。”

                        知府大人又问道:“本府还是有些不明白,你将此事的始末缘由细细说来。”

                        龙飞云答应一声,讲起了他的判断:那天龙飞云在土地庙中了埋伏,与为首的黑衣人交手之际就觉得此人有些像西门楚雄。可是就在龙飞云回到太平县衙之后,一次无意中要拍一下西门楚雄的左臂,然而西门楚雄却有意地躲闪了一下。龙飞云这才意识到,那个部位就是被黑衣人刺伤的所在。

                        这个细节引起了龙飞云对西门楚雄的怀疑。于是他就昼伏夜出,对西门楚雄的住所进行搜查,果然在西门楚雄的房中发现了那些炮制长生药的工具。这就证明了西门楚雄就是那个大魔头。他之所以对张家动手就是因为他常伴田万青的左右,对张家很熟识,无意中得知王氏和媛媛小姐怀孕后他就起了歹心。他料想田万青会顾忌张家的名声,不会对此事大肆宣扬,而且龙飞云已经回乡探亲不在县衙,他就可以掌控全局了。于是,西门楚雄还在半路将龙飞云诓骗到土地庙,想要置龙飞云于死地。然而,龙飞云的武艺要比他想象的高强得多,他伤了龙飞云一刀,也被龙飞云刺伤了左臂。恰恰就是这三寸长的伤口,使他露出了破绽。

                        听了龙飞云的分析,西门楚雄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口中大呼冤枉。田万青一拍惊堂木,“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西门楚雄你……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大人,我是被冤枉的,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呀!”

                        “你是冤枉的?那些死去的孕妇才是最冤枉的!现在证据确凿,不容你不招认!”田万青狠狠地说,然后吩咐自己手下人强制西门楚雄在供状上按了手印后,就让龙飞云将西门楚雄关进了死牢……

                        可是就在当天夜里,一个黑影轻车熟路地进了死牢,手中的银针一扬,几个狱卒就倒下了,然后打开西门楚雄身上的锁链,小声对他说:“你先走,我断后!”西门楚雄心领神会,点了点头,接过对方手中的钢刀就往外跑。

                        刚过了片刻,狱中就传来了铜锣报警之声。由于知府大人怕武艺不凡的西门楚雄逃脱,就在暗中派了一些自己的军士驻扎在监狱附近。这些军士听到了报警声,就立刻跑了出来,把西门楚雄围在了当中。田万青、龙飞云和知府大人等人也来了。龙飞云手持宝剑,就和西门楚雄战在了一处。西门楚雄见事已至此,便做困兽之斗,龙飞云虽然武艺高过他,但一时半刻还不能取胜。田万青见状,就和知府大人耳语了几句,然后冲着龙飞云喊道,“龙飞云,这个恶魔武艺高强,你如果不能生擒的话,可以将他就地正法,以慰众多死去孕妇的亡灵!”

                        龙飞云也不答话,只是频频发动猛攻。又过了一盏茶的工夫,只听一声惨叫,西门楚雄倒在了地上,他的小腹被龙飞云挑开了,鲜血、肠子流了一地,他指着众人的方向,“你……你……你……”然而,话没说完,就绝气身亡了……

                      第二天,知府大人和田万青又升了堂。龙飞云昨夜手刃恶人,现在是志得意满,冲知府大人一抱拳,刚要说话,就被知府大人一摆手拦住了,他一笑,“龙捕头,昨夜得观您的武艺,剑法真是精熟绝伦呀!这样干净利落的手法除了你之外,要再找出另一个人来可是难喽!”

                        龙飞云故作谦逊,“知府大人过奖了!过奖了!”

                        “不!这可不是夸奖你!”突然,知府大人脸色一变,断喝一声:“还不将这魔头给我拿下!”

                        龙飞云还没明白过味儿来,就被一旁的军士打翻在地,捆了个结结实实,再高的武艺也施展不出来了……

                        4. 另有玄机

                        知府大人一拍桌子,“龙飞云,你可知罪?!”

                        “卑职何罪之有?卑职只有查出真凶,并且将他就地正法的功劳!”龙飞云不服的说。

                        “功劳?笑话!”知府大人气冲斗牛,“你才是真正的杀孕妇、盗羊水、十恶不赦的大魔头!只可惜,本府直到昨夜才识破你的真面目,让西门楚雄不明不白地死去!”

                        原来,知府大人昨夜看了龙飞云将西门楚雄小腹挑开的剑法后,觉得和王氏小腹上的伤痕十分相像。于是,知府大人就连夜将龙飞云的妻子,也就是田万青的女儿找了来,一阵威逼利诱,她就说了实话:其实她和龙飞云并没有回乡探亲,在这期间龙飞云将妻子安排在一处寺庙。龙飞云还告诉妻子,不准向任何人透露此事,包括田万青。而且,龙飞云在那寺庙中还有一间密室,不让任何人进入。那天她给龙飞云送宵夜,见他在那房间中捣鼓些神神秘秘的瓶瓶罐罐,没想到龙飞云十分生气,将妻子大打了一顿。得了这个线索后,知府大人就顺蔓摸瓜,找到了那个密室,果然在里面发现了炮制丹药的工具。这样看来,这个道貌岸然的龙飞云才是真正的大魔头,他故意将西门楚雄陷害成大魔头,这样既转移了他人的视线,还能为自己挣得功劳。后来,西门楚雄越狱,龙飞云正好借此机会名正言顺地杀死西门楚雄。这样,此案就成了铁案,再也没有什么纰漏,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可没想到,知府大人明察秋毫之末,从一个小小的伤口找出了他的破绽。

                        知府大人让人将龙飞云的妻子带上了大堂,并将从他的密室中找到的炮制丹药的工具摆在了他的面前。此时的龙飞云显得十分激动,“知府大人,我是被冤枉的!你要听我说,我有下情回禀……”

                        没等龙飞云的话说完,田万青就来到龙飞云跟前对他是又打又骂。知府大人见状赶紧叫人将田万青拉开,并好言安慰了几句。龙飞云大喊大叫,好像是在骂他的老丈人田万青,知府大人觉得不雅,就让人将龙飞云的嘴堵住了,然后押进了死牢……

                        后来,知府大人又将此案的经过行文至刑部,不久刑部批复,将罪大恶极的龙飞云就地斩立决。批文下来这天,龙飞云就被推上了市曹,刽子手一刀下去,他就掉了脑袋。然而,直到死,龙飞云嘴上塞的那团破布都没有被拿开……

                        5. 迷离真相

                        就在龙飞云被斩首的那天晚上,田万青在县衙后宅中宴请了知府大人。酒过三巡,田万青一摆手,让所有人都退了下去。

                        知府大人冲田万青一笑,“田大人,这下安心了吧!不过我有一事不明,你到底和龙飞云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这样置他于死地呢?”

                        田万青一笑,将一叠银票放在了知府大人的手中,“大人,下官倒是也有一事不明,您到底是如何发现下官和龙飞云之间有问题的呢?”

                        “哈哈哈哈哈……”知府大人收起了银票,小声地说起了他的发现:其实,知府大人一开始对这大魔头的真实性就有所怀疑。因为那个大魔头已经在一年前被一群绿林好汉和官府的捕快共同剿杀了,知府大人手下的人就参加了这次剿杀。另外,据参加这次剿杀的手下人讲,这个大魔头使用孕妇的羊水来浸泡各种药材,以求长生不老。而此案中发现的都是一些道士炼丹用的工具,这和前一个魔头的手法相差太远。这就可以断定,本案的真凶是以盗取羊水为幌子,来干扰众人的视线,幕后黑手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杀人!而且,本案死去的两个孕妇都是张家的人,张家又和田万青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后来,当龙飞云当堂指出西门楚雄就是那个大魔头之时,知府大人发现西门楚雄一直在和田万青相互交换眼色。西门楚雄入狱后,田万青又派人潜入死牢,救西门楚雄出狱。与此同时又敲锣报警,通知龙飞云等人。其实他名为救西门楚雄,实则是为了寻找将他就地正法的机会,这叫“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当西门楚雄和龙飞云交手之时,田万青还屡屡对知府大人进行暗示。知府大人早已心领神会,立即派人对龙飞云妻子进行了调查,果然得知龙飞云有问题,又找到了炼丹的工具,这样龙飞云就百口莫辩了。不言而喻,这一切都是田万青安排的。但是,知府大人并没有将这一点捅破,只是顺水推舟,“成就”了田万青的计划。因为一旦将耸人听闻的盗取羊水案变成了一件普普通通的杀人案的话,案件本身也就“不值钱”了,这对知府大人的仕途升迁是毫无好处的;另外,得知了整个事件的真相后也可以在恰当的时候敲一敲田万青的“竹杠”,发一笔小财。当然,田万青是明白人,没等知府大人开口就主动“孝敬”了他一叠银票……

                       听了知府大人的话,田万青微微一笑,“大人真是明察秋毫呀,下官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出您老人家的法眼,真是太高了!”

                        知府大人也一笑,“田大人过奖了,我这哪里是什么法眼呀!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你和龙飞云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呀?”

                        田万青苦笑了一下,讲起了事情的始末缘由:原来,张家两个孕妇肚子中的两个孩子是田万青、龙飞云二人的。由于田万青带着龙飞云常到张家去帮忙,没多久,生性风流的王氏就和田万青勾搭在了一起;龙飞云当时还是单身一人,也看上了貌美如花的媛媛小姐,只是总是遭到媛媛的拒绝。后来,媛媛小姐突然主动投怀送抱,但是有一个条件——杀掉田万青。因为田万青这个好色之徒给媛媛死去的父亲戴上了绿帽子。龙飞云阳奉阴违,表面答应了媛媛,实则以此威胁田万青,让田万青提拔他,并将田万青的女儿嫁给自己。田万青有把柄在人家手中,就只得同意了。龙飞云和田万青的女儿成亲后,田万青就和龙飞云商量除掉媛媛,但遭到了龙飞云的极力反对。田万青这才意识到,龙飞云娶自己的女儿只是为了升官发财和控制自己,他对媛媛才是有真感情的。恼羞成怒的田万青从那时起就对龙飞云和媛媛起了杀心。首先,他找到了暗恋自己女儿很久的西门楚雄,他向西门楚雄许诺,只要联手除掉龙飞云就将女儿嫁给他。西门楚雄同意后,二人就在龙飞云回乡探亲之时先对媛媛下了手,为了不引起怀疑,他们才伪装成“魔头案”。然后再通知龙飞云媛媛出事了,这样就打乱了他的方寸。然而龙飞云刚接到飞鸽传书就识破了田万青他们的计划,他怒发冲冠,飞马赶回太平县,他来个以牙还牙,将怀有田万青孩子的王氏也开了膛、破了肚。作完案后,他又碰到了在此保护王氏的西门楚雄等人,这样才造成了二人身上的伤口。田万青得知王氏被杀后痛恨西门楚雄保护不力,所以后来才对西门楚雄“卸磨杀驴”的。后来,龙飞云回到太平县后假意养伤,实则是安排陷害西门楚雄,想要西门楚雄当着知府大人的面攀咬出田万青。可没想到,田万青老谋深算、技高一筹,知府大人也装聋作哑、听之任之,最终还是将龙飞云送上了断头台……

                        第二天,知府大人与田万青在县衙外道别后就坐上了四人抬官轿,回转知府衙门。田万青望着官轿的背影微微扬了一下胳膊,自言自语的说:“大人呀大人,你对我所有的推论都对,只是有一点,我并非是派他人去死牢中假意救西门楚雄的——我是亲自去的!哈哈哈……”

                        当知府大人的官轿平稳的落到知府衙门门前时,随从怎么请都没把知府大人请出来,随从大着胆子将轿帘掀开后,发现知府大人早已死在了里面。仵作检查一看,知府大人的后心上插着一根三寸多长的银针……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标题:绝命“药引”案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4049.html
                      声明:绝命“药引”案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