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mbjfyn892"><legend id="xzroum710"></legend></em><th id="irjxqs021"></th><font id="syxxqa502"></font>

          <optgroup id="luffcj729"><blockquote id="ddtrct542"><code id="qghpmi545"></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fnfwrn175"></span><span id="echakl564"></span><code id="blcmsx648"></code>
                    • <kbd id="mngmkj256"><ol id="dgaaom366"></ol><button id="qrltut886"></button><legend id="nrgrcy782"></legend></kbd>
                    • <sub id="xlndee123"><dl id="ugbwlb809"><u id="zzabky001"></u></dl><strong id="zncpbf296"></strong></sub>

                      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home - 88必发电脑版 > 校园鬼故事 >

                      拖邪-88必发官网电脑版

                      来源:88必发官网电脑版(www.guidaye.com) 作者:渺无音 发表时间:2018-11-12

                          周未明和邹鑫联在寝室里吃火锅,碰到宿管查寝,情急之下从窗口跳了出来。两个人都没来得及换鞋,趿拉着拖鞋,准备去网吧好好玩玩再回寝室。
                          周未明边走边说:“真倒霉,我还没吃饱呢!”
                          这时,前面的邹鑫联突然停下来,抬起头说:“未明,你能碰到那个篮球筐吗?”
                          周未明说:“能啊,我不是给你演示过很多次了吗?”
                          “那你现在碰一下吧。”邹鑫联指着前面的篮球架说。
                          “现在?估计很难。”周未明低头看了看脚上的拖鞋。
                          “来吧,来吧,我们一起。”邹鑫联仿佛没有听到周未明的话,说完,晃着身子走到篮筐下,猛地向上跳起。
                          见此,周未明忍不住笑了。要知道邹鑫联平时都很难碰到篮筐,更别说现在穿着拖鞋了。但他的笑容还没完全展开就僵在了嘴角——邹鑫联跳起来后,身体没有落回地面,而是违背常理地缓缓向上飘浮起来。他慢慢地越过球架,直到脑袋卡在了球筐里,才堪堪停了下来。
                          邹鑫联艰难地低下头,惨白的脸上露出病态的笑容:“怎么样?我成功了!”
                          周未明早已被眼前诡异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邹鑫联本已苍白的脸上慢慢地布满血丝,接着,那血丝不断地伸缩、胀大。转眼间,邹鑫联的头竞变得硕大无比。
                          由于头胀大,邹鑫联吊在了篮球筐上。这时,不知肤哪里刮来一阵阴风,邹鑫联僵硬的身体竞如钟摆般随风摆动起来。随着身体摆动,邹鑫联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痕。紧接着那血痕慢慢地扩散,终于脖子不堪身体重负,断裂开来,无头尸体栽倒在了周未明的面前。
                          终于,恐惧击碎了周未明最后一丝理智,他尖叫着逃走了。
                          周未明一口气跑到校外的一家店铺,看着店铺上面的几个大字,推门走了进去。
                          “大师,救我!”
                          正在店内收拾东西的郑晴闲看了他一眼,刚想说什么,突然眉头一皱,抄起身边的桃木剑,一把推开了周末明。
                          只见一道隐藏在黑夜中的瘦削身影猛地从门外扑了进来,郑晴闲挥着桃木剑朝其劈去。
                          那个黑影似乎早有预料,一侧身避开木剑,携带着一股腥气蹿到了郑晴闲的身边。
                          电光石火间,郑晴闲后退一步,左手闪电般从怀中掏出符咒,狠狠地拍在了黑影的额头之上,同时口中喝道:“万法破邪,颠倒乾坤,亡灵邪氓,退!”
                          “哧啦”一声,金黄色符咒凭空自燃,升起一阵淡蓝色的火焰。
                          随着火焰升起,那个黑影不由地惨叫一声,连退数步,最终倒在角落里,冷冷地注视着郑晴闲。
                          这时,郑晴闲终于看清了黑影的模样:干枯的皮肤包裹着扭曲的骸骨,口中的犬牙参差不齐地裸露着,恶心的垂涎顺着嘴角流下,模样着实疹人。
                          “哼,我修道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找上门来的鬼魂。怎么,你和我有冤仇?”郑晴闲眯着眼,手中紧握桃木剑,不敢有丝毫松懈。
                          那个鬼没有回答他的话,依旧阴森地看着他。
                          见此,郑晴闲心中不免涌上一丝火气。他后退两步,反手从桌子里取出一条蜡白色法鞭,喝道:“你别以为我修行这么多年就只有这么点儿手段,现在我就让你知道知道厉害!”
                          说罢,郑晴闲咬破手指,飞快地在法鞭上一划而过。随着鲜血浸染,白鞭竞在转眼间化为血红色。
                          “血鞭断魂魄,力锊破断肠!”话音一落,郑晴闲便举着法鞭狠狠地朝那个鬼抽了过去。
                          鬼魂慌乱之间举起千枯的手臂抵挡,“啪”地一声,手臂被抽到的地方顿时冒出一股黑气。
                          鬼魂吃痛,转身便要逃出屋子。
                          郑睛闲怎会这般轻易放它离开,法鞭朝它前进的方向猛抽过去。但他怎么也没想到,鬼魂逃跑不过是虚招。眼见法鞭袭来,那个鬼突然诡笑一声,身形猛地一转,竞朝郑晴闲袭了过来。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郑晴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鬼魂撞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
                          “砰”地一声巨响,郑晴闲被撞出去好几步。他半蹲在地,冷冷地盯着面前一脸狰狞的鬼魂,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胸前的紫玉宝甲,暗道:多亏了这宝甲,否则刚刚那一下自己必然会受重伤!
                          鬼魂见郑晴闲没什么事,神色不由得更加扭曲。它不敢再战,转身一溜烟儿地冲出了房间。
                          郑晴闲站起身,转头看了看吓得躲在一旁的周未明,眉头皱得更紧了。
                          见一切平静下来,周未明带着哭腔对郑晴闲说:“大师,救我的朋友……”接着,他便将之前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郑晴闲听完周末明的叙述,看着周未明脚上那双醒目的红拖鞋,冷冷地说:“你难道不知道午夜穿红拖鞋会把鬼魂引来吗?”
                          周末明一听这话顿时愣住了,反应过来后急忙将拖鞋甩开,脸上满是惊恐:“你是说,这双红拖鞋会招鬼?”
                          郑晴闲点了点头:“午夜本就是阴气极重的时候,这个时间鬼魂会变得凶戾十足。而它们想要伤人,必然会从最接近阴气的地方,也就是脚底攻入。平常人们穿着鞋子就是一种对脚的保护,以防邪气入侵。拖鞋与鞋子相比,由于裸露的地方过多,保护性自然差了许多,鬼魂便会找到漏洞从而入侵。而红色在午夜是充满阴煞之气的颜色,所以红色的鞋非但不会保护自己,反而会因此引来鬼魂的攻击。你穿着这双红拖鞋来我这里,就是给我拖来了邪!”
                          周未明惊愕半天,才哆哆嗦嗦地说:“邹鑫联穿的也是红拖鞋,所以他被鬼魂上身,才会变成那样,一定是这样。一切根源竟是我在网上买的这两双红拖鞋,我……”
                          “好了,不知者无罪,况且你的朋友或许还没有出意外。”郑晴闲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周未明难以置信地说:“你说什么,他可能还没出意外?可是我亲眼看到他的头已经……”
                          郑晴闲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刚才袭击我的那个鬼就是附在你朋友身上那个鬼的分身。它之所以来攻击我,应该是不想让我多管闲事。至于你看到的那些恐怖画面,很可能都是障眼法。好了,别再浪费时间了,快带我去出事的地方吧,迟则生变!”
                          时间不长,两个人来到了学校
                          “就是那里。”周未明指着前方的篮球场说。
                          郑晴闲急忙跑过去,走到近前才发现,漆黑的篮球场上竟有好几个男生在打篮球。他四下打量了一会儿,刚想上前询问,胳膊就被周未明抓住了。
                          郑晴闲疑感地回过头,见周未明浑身颤抖。
                          周未明用因恐惧而变得有些沙哑的声音说:“头,邹鑫联的头!”
                          听周未明这么说,郑晴闲急忙朝场中看去,可是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头。
                          郑晴闲眉头一皱,闭上眼睛,飞快地从怀中取出两片柳叶从眼前划过:“阴木困阳火,阴眼望清明!”
                          话音刚落,郑晴闲睁开眼睛,眼中精光一闪而过。这时,他看到那些男生手中的篮球赫然已经变成了一颗鲜血淋淋的人头。
                          “喂,你们快把球放下,离开这里!”郑晴闲顾不得其它,嘶吼着冲了上去。
                          几个学生刚想反驳,结果一看他是附近小有名气的驱魔大师,便放下篮球,纷纷转身便走。
                          男生们走后,人头似乎也不愿再伪装,早已血肉模糊的头颅狠狠地撞向地面。借着弹力,人头竟朝郑晴闲飞了过来。
                          郑晴闲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眼睛里没有丝毫慌乱。他不慌不忙地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玉小瓶,将里面的液体用柳枝蘸着洒向那颗头颅。
                          那颗头颅在空中实在难以改变方向,一不留神便被瓶中的液体洒了个正着。“哧啦”一声,头颅犹如遇到了硫酸一般,散发出阵阵白气。
                          随着发出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那颗头颅竞一下子爆开,化作一团血雾。
                          见此,郑晴闲脸上没有丝毫喜悦的神色。他神色凝重地盯着血雾,满脸谨慎。
                          果然,郑晴闲的担心是有道理的。那团血雾并没有如预料中一样消散于空气之中,而是渐渐地凝聚到一起,犹如嘲弄般化为一个个扭曲的形状。
                          郑晴闲冷哼一声,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月光镜,找好角度对准血雾照了过去。
                          月光透过月光镜的折射好似拥有了巨大能量,刚一照到血雾,那血雾便如冰雪消融般退散了。
                          可就在此时异变突起,郑晴闲只觉得小腿上突然传来一阵束缚感。他忙低头一看,只见密密麻麻黝黑的头发不知何时已死死地缠住了他的双腿。
                          郑晴闲冷哼一声,从怀中掏出铜钱狠狠地点在了头发上面:“通冥定金元,燃!”
                          话音刚落,铜钱附近的发丝竟凭空冒起一阵白烟,随后无力地瘫软下来。可奈何发丝实在太过密集,这里的发丝刚一落下,后面顿时涌上更多的发丝。
                          这时,一声轻蔑的冷笑声从郑晴闲的背后响起。郑晴闲猛地一回头,见那颗鲜血淋淋的头颅芷缓缓飘浮在他的身后。眼见郑晴闲看了过来,那颗头颅血肉模糊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扭曲的诡笑,随后张开血盆大口猛地朝郑晴闲的脖子咬了过来。
                          危急关头,郑晴闲将头微微一侧,躲过了尖锐的犬牙。随后“噗”地一声,他将口中早已准备好的精血喷了出去。
                          头颅避无可避,一口精血正喷在了脸颊之上。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响起,头颅瞬间变得干枯无比,随后化作灰烬随风飘散了。
                          一切结束后,周末明关切地问:“怎么样了,鑫联还活着吗?”
                          郑晴闲叹了口气:“现在我还不知道。”
                          “鬼魂不是都被你消灭了吗,你怎么还会不知道?”周未明一下子就急了。
                          郑晴闲摇了摇头:“这颗头颅不过是那个鬼的一个分身罢了,它的本体还在你朋友的身上。不过,”说到这儿,郑晴闲话锋一转,“通过刚才这件事,我想到了一个可以找到你朋友的方法。”
                          “那你就快施法吧。”周未明一喜。
                          郑晴闲看了他一眼:“这件事只有你能办得到,因为我发现了你们两个之间一个重要的联系!”
                          “我能办到?”周未明愣愣地一指自己。
                          郑晴闲点了下头,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你们这两双拖鞋有什么区别吗?”
                          “什么?”
                          “我的意思是,如果让你分辨,你能分出哪双是你自己的吗r”
                          周未明皱着眉想了想:“似乎没什么区别,我们俩的身高和体重都差不多,所以鞋的尺码也是相同的。如果非要说区别的话,对了,鑫联的鞋底有一道很深的划痕,那是有一次在寝室里不小心弄坏的。”
                          郑晴闲点了点头:“你把在我店里换下来的那双红拖鞋拿出来看看。”
                          周未明已经猜到了郑晴闲的意思,急忙从身后的背包里取出红拖鞋,发现果然鞋底上有一道很深的划痕。
                          “这双鞋是鑫联的,一定是当时我们跑得着急穿错了。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郑晴闲神秘地一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很喜欢打篮球吧?”
                          周未明还是不懂他在说什么。
                          郑晴闲接着说:“鬼魂害人时最喜欢从那个人所喜欢的事物上来折磨他,而你之所以能看见那个人头篮球,则是因为打篮球是你的爱好。从刚才的情况看,那个鬼显然已经发现篮球并不是邹鑫联所喜欢的东西,所以才会只留一个分身在这里。所以,邹鑫联现在一定在他所喜爱的地方,你只要猜出大致的地方,剩下的就交给我吧。”说完,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罗盘。在他一阵复杂的手印乏后,罗盘开始旋转起来。
                          周未明突然狠狠地一拍脑袋:“我知道了,足球场j”
                          当两个人赶到学校一角的足球场时,不出所料的,邹鑫联果然在那里。
                          此时,无头的邹鑫联正一次次地把自己的脑袋当作足球踢向球门。有时脑袋打在球门框上,鲜血四溅。
                          见此,周未明赶忙催促道:“快,鑫联就在那儿,你快去救他啊!”
                          但是,郑晴闲一脸严峻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丝毫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见他一动不动,周末明更加着急,叫道:“快去啊!”
                          郑晴闲摊了摊双手:“抱歉,我已经无力回天了。”
                          “无力回天,什么意思?”周未明愤怒地一把抓住郑晴闲的衣领。
                          “那颗头颅已经没救了,就算我现在强行把那个鬼驱除,你朋友也会立即死亡,所以……”
                          周未明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全身的力气,颓然地栽倒在了地上。
                          良久,周未明突然站起身来,在郑晴闲震惊的目光下走向了球场。
                          见自己最好朋友的头被鬼魂无情地折磨着,周未明心中悲痛万分,拼命地去抢鬼魂脚下的人头。
                          无头邹鑫联显然愣了一下,随后竞默默地带着人头跑了起来。一人一鬼竟好似比赛一般抢起了“足球”。
                          周未明愣愣地看着前面没有头颅的邹鑫联,以前的记忆一幕幕浮上了脑海。他突然发现自己从没有陪自己的好朋友踢过足球,反倒是邹鑫联总是为了迎合自己,天天陪自己打篮球。久而久之,周未明发现自己甚至已经忘了邹鑫联喜欢足球这件事。
                          周未明只觉得鼻子有些发酸,随即晶莹的泪水从脸颊滑落,滴落在人头之上。
                          突然,邹鑫联的身体顿住了,开始痉挛般地抖动了起来。随后,它双手十指竞变得乌黑,尖利的爪子迅速地朝周未明抓来。
                          “哼,死到临头还敢作恶!”不知何时,郑晴闲已手持红绳出现在了邹鑫联的身后。
                          见到郑晴闲,那无头尸体发出“呜呜”的低鸣,转身便想要逃离。
                          “现在还想跑?晚了!灭魂,起!”郑晴闲仿佛对此早有预料,手中红绳紧紧地一拽。
                          红绳散发出血光,一瞬间便如灵蛇般将邹鑫联的身体缠住。
                          “嘶”地一声,一团黑气从邹鑫联的体内飞了出来。
                          随着那团黑气离去,无头邹鑫联也像断了线的木偶般栽倒在了地上。它栽倒的地方,正巧与头颅相连。
                          郑晴闲耵着被自己打出体外的鬼魂,冷笑了一声: “我们又见面了!”
                          那个鬼丝毫不畏惧:“哼,怎么,你以为你偷袭到我就赢定了?你还差得远呢!”说完,它竞一瞬间分裂开来,阴森、沙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嘿嘿,这回我看你怎么防!”
                          郑晴闲脸色难看地向后退了退,反手从腰间取出四把桃木短剑,按照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插在了地上,随后只见双手合并,竖了起来: “起!”
                          随着话音落下,四把短剑微微地震颤起来。接着,四周仿佛出现了一层无形屏障,任由散碎的鬼魂怎么冲击都无法进入。
                          见此,鬼魂先是一恼,随后竞冷笑一声看向了一旁的周未明:“既然我对付不了你,那就对付他吧!”说罢,无数分身径直奔周未明飞去。
                          郑晴闲脸色剧变,急忙冲过去想将周末明挡在身后。可他刚走出桃木剑的范围之外,就觉得后背传来一阵剧痛。原来,在他身后不起眼的一处地方一直藏着一缕分身。
                          但是眼见魂魄人体,郑晴闲却没有丝毫慌乱,反而神秘地一笑:“想必这就是你真正的本体吧?终于抓到你了!”
                          “你在说什么?”外面的魂魄声音冰冷了起来。
                          郑晴闲冷笑一声:“你以为我真的没有看出这里面的玄机吗?别忘了我们之前交过手,对于你分身的气息我再熟悉不过了。这无数的残魂只有一道才是你的本体,其它的那些不过是障眼法罢了。我之所以露出破绽,就是为了等你自投罗网。”说完,他闪电般从怀中取出一颗红色药丸,一口吞了下去。
                          其实郑晴闲的话还没有说完,鬼魂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儿了。可此时的它早已是瓮中之鳖,又如何能再逃生?最终,这个鬼竟就这样在郑晴闲的肚子里烟消云散了。
                          一切结束后,郑晴闲看着一脸紧张抱着邹鑫联的周未明露出了微笑:“放心吧,之前的一切都是鬼魂制造出来的幻觉。我之所以说无力回天,只是故意说给鬼魂听的。如今鬼魂消散,你朋友稍后就会醒过来了。”
                          二楼的寝室中,浓郁的火锅香味顺着窗户飘出。
                          “你小子还敢吃火锅,不怕那次的事件重演?”
                          邹鑫联满不在乎地“嘿嘿”一笑:“那双该死的红拖鞋我早就烧了,再说我们好不容易劫后重生,还不庆祝一下?”
                          周未明一想到那次的事也不由吁叹不已。
                          就在两人没有察觉的时候,大门悄悄地被人推丹了。
                          宿管站在门口,恼怒地看着他们:“我就知道是你们两个小子搞的鬼!”
                          两个人愣住了,一时没察觉,没想到这次竞被宿管抓了个正着。
                          邹鑫联诚恳地向宿管一鞠躬:“对不起,我们真的错了。看在我们是第一次的份儿上,您就原谅我们吧!”
                          谁知宿管冷哼了一声:“少来,上次我就给你们两个一次机会了。你真以为我没看见当时你们躲在衣柜里?这次说什么都要好好惩罚一下你们!”
                          “柜子,你在说什么啊?”周末明瞪大了眼睛。
                          宿管得意地一笑:“你们真以为上次躲得很好吗?其实我早就发现了!”
                          就在周未明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身后的邹鑫联突然拉住了他。周未明回过头,见邹鑫联正脸色苍白地指着宿管的脚下。
                          周未明猛地回过头,一双红拖鞋顿时映入眼帘……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文章标题:拖邪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xy/52355.html
                      上一篇:免费试吃    下一篇:抬头不现低头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