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mbjfyn892"><legend id="xzroum710"></legend></em><th id="irjxqs021"></th><font id="syxxqa502"></font>

          <optgroup id="luffcj729"><blockquote id="ddtrct542"><code id="qghpmi545"></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fnfwrn175"></span><span id="echakl564"></span><code id="blcmsx648"></code>
                    • <kbd id="mngmkj256"><ol id="dgaaom366"></ol><button id="qrltut886"></button><legend id="nrgrcy782"></legend></kbd>
                    • <sub id="xlndee123"><dl id="ugbwlb809"><u id="zzabky001"></u></dl><strong id="zncpbf296"></strong></sub>
                      鬼大爷故事

                      原创鬼故事-88必发官网电脑版

                      原创鬼故事频道发布最新原创鬼故事大全,原创鬼故事每天更新、短小精湛,各类来稿的恐怖鬼故事、吓人鬼故事都将发布在本频道,给鬼友们在线阅读!欢迎您注册会员,给鬼大爷投稿!

                      关中怪谈之双生

                      我们关中一带管孪生叫做双生,下面这个故事就是有关双生的故事。一般来说,有了双生孩子的家庭,家长会很刻意地将两个孩子装扮地一模一样,一方面显示出他们的特殊,引起别人的注意,而另一方面则是处于炫耀的目的。而双胞胎之间的心理联系,据科学验证是非常诡异的。一个感冒,另一个就很快打喷嚏。甚至他(她)们的想法,也会有很大程度上的相通性。这种相通性在一般兄弟姐妹之间是很微弱的。 更多 >>

                      关中怪谈之梦咒

                      那天夜里,很大的风风。一道电光闪过,紧接着一串响雷,小院里忽然传来小孩的哭声,和着一个妇人撕心裂肺的哭叫:“孩子他爹!”一年以后。“不要!求求你!”升寇从恶梦中惊醒,满嘴燎泡!他的新婚妻子霁儿吃惊地望着他满脸的灼伤。 更多 >>

                      关中怪谈之青莲

                      青莲的母亲是个寡妇,她从小没有爸爸,因此备受欺负。而每次被欺负的时候,她总是不还手,也不哭闹,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些欺负她的人,很安静地站着,似乎那些人欺负的是别人,与她无关。每次被欺负之后,青莲总是免不了受伤,当然都是一些小伤,小孩子的殴打,原本就不会太重的。然而青莲的寡母却不依不饶,总是在村巷里哭骂一通才算作罢。 更多 >>

                      关中怪谈之白麟洞

                      白麟洞位于山西省太原市阳曲县北,翻过一座山就到了山西省忻州市的地界了。关于白麟洞的传说来源于郑雨,她在一次和父亲去太原旅游的时候无意中听说的。当地人说白麟洞不知道什么年代就在这里了。他们祖祖辈辈对此洞都有禁忌:不需任何人进入。因为进去的人从来没有一个人出来过。 更多 >>

                      关中怪谈之枯井

                      解放村是在渭河沿岸一个普通的小村落,在村子北面就是这一带最为宏伟的人工建筑——渭河大坝。在这里,我和五叔还有郑雨经历了一件非常离奇的事件,而事件发生的地点,是在一口枯井里。 更多 >>

                      关中怪谈之皮影

                      皮影戏发源于我们关中,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在这一带和周边地区流行。皮影和当地戏曲联系起来表演,一般是一个白幕,白幕后面有灯光,将皮影人偶放置在幕后,由皮影艺人用木棍操纵表演和演唱,灯光映在白幕上的影子,便是观众看到的表演内容了,这是木偶剧最初的形式。表演皮影的师傅不仅要在表演和演唱方面有很强的业务能力,在整个皮影的制作过程中也要有很好的技艺。 更多 >>

                      关中怪谈之放生

                      我们来到这间古刹,并且见了住持。告诉住持息血石已经用尽,也只能永远留在曹选民的体内,而院长则永远被困在另一个空间,无法动弹,也许只有他超度了那些枉死的婴灵,才能够解脱自己吧。曹选民去了古庙,也见了住持,他将自己的罪恶彻底在佛祖面前陈述清楚,并希望获得原谅。住持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不住地点头:“善哉善哉!这息血石能救人命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更多 >>

                      关中怪谈之息血

                      郑雨原本说要我们陪她去一个很奇特的地方探险的,无奈在我家乡耽误太久,快到开学的时候,我们尚没有忙完一些杂务。等到过了七月半,郑雨也眼看开学,无奈之下,那场探险只好延后了。我们驱车将郑雨送回学校,正待离开时,她的电话就来了:说是一个同学出了车祸,在医院做手术大出血,要我们带她去医院看看。我们只好又转头进入学校,那门口的几个保安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五叔的破车和车里的我们叔侄,并目送我们进入校园内部。 更多 >>

                      关中怪谈之幽伶

                      幽伶者,戏子之冤魂也。每年一度的“七月半”就要来了,各村已经陆续搭建好了戏台。七月半唱大戏是关中地区农村的一件大事,也是传统。每年只要七月半快到的时候,各个村子就铆足了劲从全省各地甚至远到西北五省找名角,一定要在这戏台上拼个高下。 更多 >>

                      关中怪谈之阴折

                      又是一个悠闲的下午,在躲避过了炎炎的烈日之后,五叔、我和郑雨在后院的梧桐树下喝茶聊天。郑雨对我们这种坐吃山空的作法很不以为然:“我爸有钱吧?还不是天天操心矿上那些事儿,整天忙着挣钱。哪像你们,整天在这儿闲坐!” 更多 >>

                      猜你喜欢